走过岁月的长街

时空的穿梭,生命的留白,人去楼空,独自黯然踟蹰,徒留一座苍凉格调城;把无尽的眷恋与呢喃的依稀遗留在时光的隧道里,继续宿命的轮回,追寻下一世的刻骨铭心。往事已成朦胧烟雨,一丝温馨,一缕温存,将悲伤的伤口填满;菩提树下低首蹙眉的我仰望星空,流星划破了死寂的夜空,给了我一束希望的光;我双手合十默默虔诚祈祷:如果有来生,我不愿再流浪,我不再哭泣,我愿为一棵扎根于黄土的菩提,永远长青,迎着风的方向,带着最美、最坚强的微笑,站成永恒。

人生离别终有时,聚散无常,落叶魂归尘土,人归故里。经历过风雨飘摇的岁月,激情澎湃过后,风平浪静,再泛不起一丝涟漪;动情时刻最美,告别时刻最难以割舍,忍着无可奈何的感伤,挥手作别青春的尘土,褪去一世浮华;途经一场岁月的风雪,染上了败头,领略尘世沧桑的悲凉,拍下卑微青春浮华的写真;当已是年越古稀,满头青丝白发,拾起季末的余温,谱写青春华美的乐章

那些似曾相识的悲伤,如斑驳的树影摇曳在梦里,萦绕在耳边,倾诉毕世的哀伤与忧愁;秋意凄凉充斥着整个天空,我放平左手,等待憔悴黄花的脱落;它在秋风中盘旋纷飞,宛如在深蓝色的大海中漂流的浮萍,散尽所有淡雅的芳香,倾尽一季的芳华,与空气相依相随,只为与你更亲近地呼吸。

悠悠岁月情悠扬,迢迢路途太漫长,如果岁月会宽容,懂得进退自如,抑郁的黄昏不给人以残阳斜照。如果时光的隧道流淌是一股温暖的泉水,没有幽暗古道的悲凉,没有落花流水的忧伤,只流动着最美的年华里那些不能忘却的记忆,那该有多美好。 我右手低垂,拾起随晚风凋零的叶子,枯干了,染上了一层深褐的咖啡色,清晰的脉络如同预示我们命运的掌纹;风化了它错落成文纠结的纹路,如同在爱情中纠结痛苦的我们,雨侵蚀了它再也流不出眼泪的身躯,我们也已是遍体鳞伤。它就这样用皲裂的嘴唇温柔地亲抚着深沉的大地,静静地接受深情大地母亲的抚慰 化作尘土,长伴大地,没有人去楼空的寂寞,没有蓦然回首的哀婉,只有最刻骨铭心的独家爱恋与记忆。等来年春风起,徒留绿叶袭满城。

而我转身,等待下一季,悲伤的雨停了,春暖花开,彼岸最美的黄花开满山崖。

落幕的烟火过客,回头看旧时的事物,在昏暗灯光下翻阅着橱窗末里的旧书,写满无数回忆连结的希望与祝福,为消逝淡默的时光着上淡蓝的浅浅的印色。在回忆里,不管有多么痛的领悟,我们都可以找回一切美好的最初;如果有一天心累了,放下所有心灵的束缚,说走就走,寻一处临水的古镇小屋,泛舟于江南水乡,穿行在阡陌道巷,倾听古树的歌声,聆听自己内心的声音。把梦带回我们最初相遇的地方,就是回忆永远停留的角落。

走过岁月的长街,在一个温暖冬天,阳光午后,提起时光的俊笔,用清新隽永的文字,写一封温暖的信,寄托往昔的青葱故事,寄给远方一片希望。

梧桐月/文

    匿名评论
  • 评论
人参与,条评论
网友在搜
粉红 该怎么 界中 孙浩宁 果仁 尼姑 自卑 泼洒 够意思 鸣冤 艰险 满腔 紧随 雷昊 站队 马剑 青衣 合家欢 孙浩英 朱利安

声明:本站内容部分源于网络转载,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,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。文章内容仅供参考,请咨询相关专业人士。

如果无意之中侵犯了您的版权,或有意见、反馈或投诉等情况,

Copyright ? 2018 All Rights Reserved

http://www.bolangjun.com|http://yhpear.com|http://198sowo.com|http://www.zgncpm.com|http://www.smxlwd.com|http://m.star-world.com.cn|http://www.shishi-hongda.com|http://m.szthmj.com|http://www.meiyisb.cn|http://m.mengfo.com.cn|http://m.shishi-hongda.com|http://shenbo8799.com|http://m.jsdifan.com|http://www.zjbeyoung.cn